browser icon
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.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!
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. For a safer, faster,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,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.

app扶老二

Posted by on 2021年1月21日

app扶老二“六郎……”

墨九潮红的脸,温柔,迷茫,还有一种不若平常的脆弱,一张一合的嘴唇轻轻翕动,柔软的气息便从中轻荡,馥郁、芬香,令他口干舌燥,情难自禁……

狭眸微眯,宋熹握紧她的手,“九儿,还好吗?”

“六郎,我冷……”

墨九眸带媚意,盯着他慢慢爬过来,双手攀上他的肩膀。

“你抱抱我……我好冷。”

宋熹低头凝视她,心底微弱的火苗似被点燃,熊熊的烈焰在胸前燃烧,女子柔软的身子就像会惹火的桐油,每挪一寸,便燃烧剧烈一分,几乎让他无法自控。

掌心寸寸下移,他扼紧她的双臂。

他没有动,可血液却在疯狂的流蹿,呐喊……

二十八岁的宋熹正当血气方刚的年华,这样色动凡心的人间美景本就催人欲念,加之他对墨九本就存有渴念。此时,四处都无人,她又神识不清,便是他做了什么也不会有人发现……

他手臂情不自禁抬起,圈住她的腰,稍一用力便将她柔软的身子纳入怀里……幽幽的香、淡淡的暖,水雾般的眸子,怀里的女人像一个诱人的甜果,让他恨不得啃上一口。澎湃的激情,让他几不可自抑,情动不已,她双手却越攀越上,越箍越紧,让他呼吸急促……

他握住她的手,呵于掌中,视若珍宝。

人比花娇甜美清纯美女公园写真

“别乱动!”他低喝。

她的手很小,骨格也纤细,便如书上所言的美人儿一般“弱骨丰肌”,暖暖的,滑滑的,像嫩白的豆腐,让他想要一口吞噬入腹……以至他好几次想要遵循内心恶魔的邪恶召唤。抚摸她,亲吻她……

可终究,他也只是松开手,紧紧抱住她。

“现在还冷不冷?”

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在颤抖。

是激动的,也是一种压抑的,难耐……

墨九颤栗一下,偎依着他,“冷……”

“不要紧,一会就好,他们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。”宋熹努力不去看她,也不去感受她的美好,嘴里小声喃喃,说着自己也不知道真假的话。

“六郎,你不要我吗?六郎……我喜欢你,我好喜欢你……”受了毒性蛊惑的墨九,神志全乱。她低低呢喃着,似嘤嘤控诉,又似幽怨叹息,那柔软里带着薄薄媚意的声音,在这片安静的空间,额外让人迷醉……

“乖乖的,不要动……”宋熹再次捏紧她的手,恍惚中依稀看见她绫乱的衣裳下,微息时微微滑动的锁骨,胸前玲珑娇娆的凸线,喉头不由一紧,口干舌燥,额头青筋突突着,恨不能将目光化为流水,沉沦在她诱人的身子里……

“九儿。”他火热的掌心紧了紧,“我该怎么办?”

“……”她已是不知回应。

“我该拿你怎么办?”他温热的掌心抚上她的脸。

“嗯?”墨九咬着下唇,轻轻抬头,目光软糯地看他,粉红的唇角还有一缕不小心咬到的发丝,一副媚眼如丝的小模样儿,却字字都是邀请,“六郎,六郎,你为什么不要我?你不要我吗?”

这样柔软的要求,男人很难拒绝。

若她嘴里的名字是他,宋熹必定再无所逃。

可她唤的,不是他……不是他。

他黑眸锁紧她的面孔,脐下若有火烧,炽烈的气流随着她一张一合的唇角,迅速蹿入脊髓,四处流蹿的血液像有生命的魔鬼,一声声嘶吼着催动他的心魔,诱导他的意志,让他想要躺开的视线胶着在她身子,深深被牵引……

欲之火一旦燃烧,便很难扑灭。

宋熹并非没有见过女人。

甚至他见过许多比墨九身材火暴的女人。

但他从无此刻这般失态。

她妖精般的眸子,像会索魂的漩涡,沉迷其中便再不得解脱。

“六郎……”墨九像是感觉到了他的为难与拒绝,微微抬起身子,迷茫的眸子微眯着,慢慢抬手勾住他的脖子,宽松的衣袍领口松开,凝脂般的肌肤落入男人的视线,激起的是火山岩般暴发的火焰。她微微皱眉,半靠在他的怀里,亲密地看着他,手指还煽情地轻扯着他的衣服……

“你不要不理我……六郎……我是阿九……”

“别动!我让你别动!”宋熹抓住她的手,似是有些恼怒。

可低斥一声,他却不知在斥她,还是在斥自己的无能为力……他颤抖的手,又慢慢抚上她的后背,宽慰般轻拍着,失去控制的理智,游弋在冰与火的边沿,想要抽身远离,又恨不得就此流连在她柔软的肌肤上。

他怀疑,中了毒的人到底是谁……

有那么一瞬间,他发现自己比她中毒更深。

可她渴望的人……终究不是他。

“六郎……”她迫不及待,又唤一声,期待的眼神凝在他俊美的面孔上,觉得这张脸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,也再无半分刻板。她似乎很满意,又喘着气去抚他的脸,“六郎,你今天真好……真好……我喜欢你温柔的样子……我喜欢暖男……”

他突地紧紧闭眼,心尖似被蜇痛。

挣扎不堪的是灵魂,指挥行动的还是理智。

等他再次睁眼时,目光清朗了几分。轻拍着她汗湿的脊背,他费劲地将她扶坐而起,“墨九,你醒醒!……看看我是谁?”

墨九也想醒醒,可她醒不过来。

她脑子里的世界,与他眼中的世界不一样。

她仿佛徜徉在一个温暖如春的屋子里,书香、花香、窗明几净,有阳光晶亮的照射在檐角,墙角的香炉架上,熏香阵阵,清幽的香味儿让她昏昏欲睡。还有萧六郎,他笑颜如画,就那般温柔地笑看着她,轻轻拥抱她,高远出尘……

可她不满足他这样的对待。

她的心里住了一只魔鬼,它嗜着她的血,控制她的灵魂,鼓噪她的神经,让她想要得更多,想要与他做一对交颈的鸳鸯,想让彼此得到真正的……最深的归属,最快活的合二为一。

可他总是躲着她。

她缠得越紧,他推拒越厉害。

可他也关心她,总不会走得太远。

难道是六郎害羞吗?古人总是矜持一点的。

她寻思着,不满意地撅了撅嘴,试探性扯他的衣衫。

“六郎……你晓得……我中了阴阳杀的毒的……你就从了我吧……”

都这样了,还知道自己中了毒?

都这样了,还这般强势要让人家从了她?

宋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握紧她作乱的手,已是气喘吁吁。

“墨九,你再不清醒,我打你了?”

“……不要……不要这样对我嘛。”六郎依旧退避着,这让墨九又有点恼,又有些委屈,一张受“阴阳杀”毒性引起的潮红脸,更是艳若三月桃花,声音也娇若滴水,“六郎,就一次……你就从我这一次……好不好嘛?”

她紧张的颤声,抓挠着他的心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也越发言行无状……

每一个眼神,每一句话,都似要他的命。

可宋熹仍是强自扼住她两侧的肩膀,试图唤醒她。

“墨九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“嗯。”墨九脸儿红扑扑的,带了点羞涩,“我想要你,六郎……”

宋熹一双黑眸如同火山爆发,突地戾气加重。

为什么他这么大张脸在她面前,她愣生生认不出来,却满心满口都是不在此处的萧六郎?他心里恼着,不由自主加重了手劲,摇晃着她的肩膀。

“看清楚,墨九,我不是萧六郎!”

墨九似乎有刹那的惊讶。

她傻傻看着他,似乎分不清楚他是谁,而自己又是谁,更不知道如今两个人在哪里,一切都涣散着,仿佛泡在柔软的浴桶之中,昏昏沉沉。

“你是谁?”

她舔了舔嘴,唇上润泽得似诱人深入。

这个小动作差一点把他逼疯,他紧紧盯住她,像一头饥渴已久的野狼盯着自己的猎物,“我是……”停顿一下,他凑近她的面孔,逼视道:“我是谁,墨九真的认不出来?”

“六郎……”

“我说我不是!”

墨九心突地一窒,有些惊醒,“不是六郎……”

她想知道他是谁,可被他摇来摇去,她脑袋都快要爆炸了,“我头好痛,你放开我……我不识得你。”

一句“不识得你”,让宋熹目光幽暗,似乎被激怒,忽地勾住她的脖子便把她拉扯过来,紧紧圈在怀里,盯着她红粉的唇瓣。

“墨九,是你逼我的……”

墨九一怔,似乎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,惊骇地推他。

“……走开!六郎!六郎……快救我……”

她越喊萧乾,宋熹越是生气。

猛地他束紧她的身子,他郁郁的声音似在发狠,“说你认得我,我就放开你……若不然,我就如你所愿……你不是想要吗?我给你!”

说到底,他并不想伤害她。甚至也没有想过真的要逼她,若不然他也不会费尽心思地唤醒她,结果吃力不讨好了……他只是心里有些失衡,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。

可墨九被毒性烧去了理智的脑子,自从认知里接收到他不是萧六郎的讯息,就整个儿混乱了,她也不管面前的男人是谁,双手拼死般推搡着,抓挠着,抵御着药物的作用,大声喊。

“六郎……六郎!萧六郎……”

她慌乱下的抓挠,又狠,又重,宋熹始料不及,左脸颊被她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。他吃痛的闷哼一声,却没有放开她。

“好尖的爪子,墨九,你可真狠!”

宋熹被她气得笑了起来,脸上的疼痛也让他生气而走失的理智游了回来。他紧紧拥住她瑟瑟发抖的身子,轻拍着她的脊背安抚,“好了好了,我和你玩笑的。我是……东寂。我是东寂啊!我不会伤害你的。九儿,你清醒点。”

“你走开!”墨九死死扯住衣裳,拼命挣扎,“我不认识你!”

短距离的混战中,宋熹为免她抓伤自己,右边脸颊又挨了一下,脖子上也成了一片重灾区。头痛地低头看着癫狂一般发疯的女人,宋熹短暂有停顿——她的神智至始自终是不清醒的,可这样疯狂的她,却让他的怒气慢慢散去。

有一种伤,是痛到极致的麻木。

他重重喘气一下,背靠着石壁,由着她抓挠,一动也不动。

她爪子其实不尖,却极有办法抓人。

一下一下,小野猫儿似的,速度渐渐慢了下来。

这般发泄着,似乎让她清醒了许多,发疯般的手终于停下,目光讷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,有种不知所措的可怜迷茫。

宋熹没管身上的疼痛,看着她问:“好些了?”

墨九没有回答,似乎仍在思考……

这个时候,昏暗的空间突然传来一片火光。

接着头顶上方便传来人声、喊声和涌动而入的脚步声。

“太子殿下!你在哪里?”

“钜子,你们在哪儿啊?”

“小王爷……小王爷……”

“墨九!”

最后这一声低喊,落入墨九的耳朵,让她迷茫的目光一亮,微微顿了顿,她像是反应过来什么,使劲晃动一下疼痛的头,启开干涩的嘴唇,轻轻低唤,“六郎……?”

可惜这声音太低、太哑,只有宋熹一个人听见。

而赶在她下一声呐喊出口之前,宋熹就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“不要出声!”他低喝。

墨九双眸瞪大,一瞬不瞬地盯他片刻,目光满是疑惑。

火把都在石洞的上方,那些寻找他们的人,似乎还在寻找他们的具体位置,声音忽远忽近。墨九生怕他们离开,急得心胆俱裂。

“唔!”她死死瞪着宋熹,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,目光里的疑惑,也已然变成了满满的憎恨。

她没有办法说出口,宋熹却感觉得出她的意思——她恨他不让她喊萧乾,恨他阻止她与萧乾的见面。

可她无力动弹,也没有办法抗拒他的紧束,只拿那失望与痛恨的眼神看他。

小石坑里光线太暗了。

上方炽烈的火光,照不见这里。

墨九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,她疯狂地想见萧乾。

于是宋熹的居心,被她猜测得极端的恶毒……

片刻,他与她对视,苦笑一声,“你愿意人家进来看见我们衣冠不整的样子?”

他们都走不动,如果人家第一时间闯进来,那画面确实很容易被人想得“不堪”,再加上她身上的“阴阳杀”,不知道会被人传成什么版本了……墨九脑子并不清醒,可隐隐觉得宋熹说的似乎有点道理。

“是。”她嘴唇蠕动着,“是的……”

她不能让萧六郎看见她这狼狈的模样儿,哪怕她与宋熹什么也没有做……她更不想自己像玉嘉一样,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看荡妇似的围观。

原来是她误解了……东寂只是为了维护她的名声。

她冲他眨了眨眼睛,示意知道了。

宋熹似被她的乖巧刺痛,目光微微一沉,“我放开你的嘴,你不要喊,我们先整理好衣裳……”

墨九再次点头。

“快着些。”他放开了她的手,也动手整理自己。

衣料的窣窣声里,他忽地转头,似是随意地问:“墨九,若有一天,你爱上了一个男人,可他却不爱你……你想放手,却做不到,会怎么办?”

“嗯?”墨九双手不停颤抖,昏昏的脑子“嗡嗡”作响,像被人塞进了十公斤乱麻,整理凌乱的衣裳都有些吃力,哪还有思考的能力?

他紧紧盯着她,微微失神。

这时,石洞上方的嘈杂未止,一盏风灯却从上而下。

那个地方像是被机括震出的斜坡,光晕里的人缓缓下来,停在石洞口,顿了顿,又慢慢走近。

“不要过来!”宋熹看墨九没有整理好,低喝一声。

那个人又停顿一下,然后似乎没有受到太子爷的威慑,拎着风灯的脚步越来越近,走得很稳,很慢,衣袍袂袂间,带出一阵窸窣的声音,停在墨九与宋熹面前。

“好了吗?”

墨九迷茫的视线,有刹那的犹豫,“六郎……?”

至今为止,她都像在做梦一样。有些分辨不清眼前这个是真的,还是像先前一样,都是幻觉。荒芜感与梦幻感,让她无法确定任何人与事,可她的质疑与困惑,脸上的潮红,还有凌乱的衣裳……却让萧乾幽暗所眸子,更加阴沉了几分。

他慢慢转眸看向宋熹,没有说话。宋熹也不动声色地回视着他,两个男人的视线交接处,便是火光碰撞,电流涌动……

墨九的不理睬,让墨九被毒性挑逗得本就脆弱的神经,几乎崩溃。她耷拉下以手,昂着脖子看着萧乾,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,一瞬不瞬地看着这个异时空里,她唯一想要依靠的男人。

凝滞的时间,过得很慢。

三个人的心,每一秒,都似受着吞食。

终于,萧乾慢慢蹲身,把墨九从宋熹怀里扶过来。

“阿九……”

沉沉唤出她的名字,他喉咙像被人扼紧,再无声息。

墨九瘪了瘪嘴巴,可怜巴巴地看着他,眸底似有泪雾浮起。

“六郎?这次真的是你……”

“是我。”他将身上的风氅脱下,紧紧裹在墨九的身上,然后把她拦腰抱起,声音似沉在一汪深潭里,含糊不清,却有自责,“是我不好……我来晚了。”

从头到尾他没有与宋熹打招呼,却在出去的时候,踩熄了洞内那一盏唯一的风灯,然后大声斥责道:“太子殿下受了重伤,你们还不下来?愣着干什么?”

黑暗有时候是一种极好的保护,禁军们听见他的声音,又惊又喜地涌了进来,萧乾却趁着这混乱的时刻,抱着怀里的墨九径直离去。火光闪烁,人影憧憧,几乎没有人发现墨九脸上布满了春情的颜色,更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,一个个齐齐高呼着“太子殿下”,前往救助宋熹了。

火光都被丢在了脑后,像星火一般在移动。

墨九看着,看着,昏昏沉沉的头,越发不得劲儿。

她紧靠在萧乾的肩膀上,圈住他的脖子。

“六郎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

他低头睨她,声音有着怪异的沉闷,“不管你在哪里,我都会来。”

“哦……”墨九半阖着眼,总觉得他脸色不好,可理智未回笼,她又梳理不清,“可是,你……不高兴?”

“阿九。”萧乾爱怜地顺了顺她的发,又拢紧风氅,把她裹在怀里,“什么事都没有了。一切都过去了……你闭上眼,休息一下。”说罢,他低头吻在她的额头,专注的吻,有眷恋,有怜惜,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伤感。

“六郎……”墨九哽咽。

这样的他,让从九生一死般的煎熬中活过来的墨九,突然很想痛哭一场……她相信这个世上,再也没有一个男人,会像萧乾这样对她好。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,她也想要加倍的对他好。

……幸而一切危机都过去了。

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候,可以好好爱彼此。

微微一笑,她躲在他肩窝里的唇,愉快地上扬着,声音雾样的轻悠、迷茫,却比想象的镇定,“是不是可以出墓了?”

“是。”萧乾赞许道:“阿九不愧为矩子。”

“仕女玉雕……拿到了吗?”她声音浅浅的,似睡非睡,似醒非醒,呼吸里有着迷醉似的混沌。

“拿到了。”

“哦。”额头在他肩膀上擦了擦,墨九慢悠悠抬眸,黑灵灵的眼珠子,一动也不动地盯住他的脸,“那阿郎现在可以解释一下,之前那什么腮凝新荔,鼻腻鹅脂的意思了吗?”

没想到她把这事记得这么清楚。

萧乾怔了怔,轻声失笑,眸底有一抹促狭的光芒。

“意思是,你胖了,腮像荔枝那样圆,鼻子如同鹅嘴,又扁又平……”

“萧六郎!”墨九有气无力地哼哼着,生气掐他。

“……小心眼的妇人。”萧乾沉声轻笑,却任由她使坏,并不阻止,这样骄纵着自己的萧六郎,让大劫般归来的墨九,心里涌出一种感恩般的温暖。她再次揽紧萧乾的脖子,将头腻在她怀里。

“可是我还……中毒了。阴阳杀,是不是解不了?”

“当然……”他低头,目光里似在闪烁,“可以解。”

“怎么解?”墨九满目希冀。

“嗯,等回去再告诉你。”

“又这样……”她呻吟。

“……睡一觉,乖乖的。”

他低低的声音,在冷凉的风中,薄而哑、清而透,像带着某种催眠的魔力,原本被“阴阳杀”撩得欲死欲仙,又被东寂吓得满身冷汗,一会惊醒一会混乱的墨九,只觉眼皮越来越沉,尽管还有很多话想和萧六郎说,却渐渐抵抗不住周公的召唤,缩入他的怀里沉沉睡去。

——

从无穷无尽的梦境中醒过来,墨九一身冷汗,喉咙却干得像要冒烟,身子也难受得像有火在炙烧。

她慢悠悠睁开眼,四周一片黑暗,除了她自己灼热的呼吸,半点儿声音都没有。

这是在哪里?难道还未出艮墓?

她微微一惊,昏昏沉沉的想着,就想撑身而起。

可四肢像被人抽走了力气,滚烫的身子也似乎被放在烤架上,热得甚至有一丝丝干燥的疼痛,嗓子眼也涩痛无比,不过,身下柔软的被褥,还有空间里熟悉的香气,却让她渐渐意识到……她真的出艮墓了,如今就在枢密使府里,而且还在萧乾的房间里。

“萧……六郎……”

她试图唤他,可声音太哑,嗓子太痛,近似喃喃,根本就无人听见。

难道她身上“阴阳杀”的毒还没有解?

闭了闭眼,她感受着滚烫的呼吸,觉得大有可能。

“来人呐……”

又一声呼唤,依旧没有人回应。

可这一回,紧紧闭合的帐子,却慢慢掀开了。

不见人影,窸窣的声音里,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进来,小心翼翼地舔了舔她的手。

“旺……财……”墨九看着黑暗里隐隐约约的狗脑袋,满是惊喜。

艮墓这一次的惊险,比坎墓与巽墓更甚,大难不死得见旺财,墨九有一种久别重逢见到亲人的感觉。

若是可以,她很想紧紧抱住旺财,可这样简单的事儿,她也无力完成。

旺财似是感觉出来她的不舒服,双只爪子搭在床沿刨了刨她,又乖乖地伸出大脑袋,细细地舔她的手。

温热的舌头,在手背游弋,墨九嘴上都是笑,慢慢去抚它的狗头。

“财哥……他们人呢?”

旺财当然不会回答,两只黑葡萄似的眼睛看了墨九片刻,又低下脑袋,像是安抚一般舔了舔她,身子便灵活地奔了出去。

不过片刻,就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紧接着,墨九感觉到有人急切地到了床前,先是探了探她的鼻息,然后松口气,又把掌心放在她的额头上。

冰凉凉的手,很是熟悉,熟悉得墨九几近感动……

可这人是以为她死了吗?

墨九刚想笑,那人就骂了起来,“你个小不省心的,可吓死姑姑了。”

带着哭腔的指责,亲切,熟稔。墨九唇角缓缓拉开一个笑。

“姑姑……我又没死,用不着你办葬事,还得随礼……伤心什么?”

“呜,你个鬼丫头,还说,还说!”

墨九低笑一声,转着眼珠子,看着黑黝黝的房间,“几时了?你怎么不点灯?”

蓝姑姑泣声里,又带出一抹笑,“三更天了!我被旺财拉进来,以为你出了什么事,太过着急就……等着,我去掌灯。”

这么傻的人,也只有蓝姑姑了。墨九在黑暗里,又微微一笑。

灯火的光线暖融融地照亮了室内,墨九不太适应地眯了眯眼,看蓝姑姑又哭又笑的样子,她无力地皱了皱眉头。

“萧六郎哩?我在他的房间,他又去了哪里?”

“唉!”蓝姑姑重重一叹,目光有些游弋。

看她这欲言又止的样子,墨九就着急,“怎么了?”

蓝姑姑摇头道:“姑娘,你昏迷这两日,出了些事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谢谢亲亲妹子们,到底出啥事儿了?有没有人能猜出来?

今天的故事结束了,明日再来~